2019年3月15日 星期五

2019 03 08 -03 11道德宮 宮慶








2019 03 15 左府台北無極風清道德宮 仙山靈洞宮 協靈宮九天玄女「九天玄女」,又稱為「九天玄女娘娘」,就是上古的女帝女媧氏,所以也尊稱「女媧娘娘」,或者簡稱之為「媧皇」。女媧氏,也稱女希氏,伏羲氏的女弟;據傳說,笙簧便是她最先製造的;她一生最大的貢獻,是制定嫁娶的禮節,尤其規定同姓氏的不得相婚配,使後世的男女關係,不至於像禽獸一般的雌雄濫交,而不上了氏族的正軌,確是中華民族的一大功臣。






「九天玄女」,又稱為「九天玄女娘娘」,就是上古的女帝女媧氏,所以也尊稱「女媧娘娘」,或者簡稱之為「媧皇」。女媧氏,也稱女希氏,伏羲氏的女弟;據傳說,笙簧便是她最先製造的;她一生最大的貢獻,是制定嫁娶的禮節,尤其規定同姓氏的不得相婚配,使後世的男女關係,不至於像禽獸一般的雌雄濫交,而不上了氏族的正軌,確是中華民族的一大功臣。 有關女媧氏的傳說,記載很少,因為是遠古的事,能有一麟半爪,已經有很珍貴的了;事實上,就是這一麟半爪的可靠性,也是很成問題的;為了存真,特別把這手頭僅有的兩則記載,一字不辯的錄下來,藉作參照:「十八史略」女媧氏,風姓,以木德王,始有作笙簧(樂器名)。諸侯共工氏,與祝融戰而不勝,乃怒而以頭觸不周山,崩,天柱析,地維缺;女媧氏乃鍊五色石補天,斷鰲(大龜)足,立四柱,聚蘆灰以止滔水(洪水),於玆地平天成,不改舊物。

「補史記」女媧氏,亦風姓,蛇身人首,有神聖之德,代宓犧立,號曰女希氏;無革造,惟作笙簧,故易不載,不承五運;一曰,女媧亦木德王,蓋宓犧之後,已經數世,金木輪環,周而復始,特舉女媧,以其功高而充三皇,故頻木王也。當其末年也,諸侯有共工氏,任智刑,以強霸而不王,以水乘木,乃以祝融戰,不勝而怒,乃頭觸不周山,崩,天柱折,地維缺;女媧乃煉五色石以補天,斷鼇足以立四極,聚蘆灰以上滔水,以濟冀州;於是,地平天成,不改舊物。 上面提到女媧氏蛇身人首的話,以「補史」的立場來說,是難以令人相信的,假若把女媧氏當作載於我國古代典籍的女神,倒還說得過去,像「大荒西經」就有這麼一段神話:有國名曰淑士,顓頊之子,有神十人,名曰女媧之腸,化為神,處栗廣之野,橫道而處,有人名約石夷來風,曰韋,處西北隅,以司日月之長短。(註:女媧,古神女而帝者,人面蛇身,一日中七十變。)
從而聯想到,本省地方的善信,為什麼稱女媧氏為「九天玄女」,假若照上面的註解來看,「古神女而帝者」,則女媧之稱「九天玄女」是非常恰當的;況且以女媧那煉石補天的神通,要她來消滅人間的妖魔鬼怪,就輕而易舉了,於是在「龍魚河圖」又另有一段神話:天遣玄女,下授皇帝兵信神符,制服蚩尤,帝因使之主兵,以制四方。
現在,把上面「大荒西經」的註解和「龍魚河圖」所說的連起來看,「九天玄女」便可看成女媧,而女媧也可看成「九天玄女」了;至於還有把「九天玄女」稱作「連理媽」,而且供有大媽到九媽的九尊神體,其真正的由來,還不曾找出來,容以後繼續考證吧!
目前,本省民間都知道女媧氏是補天的女神,認為憑祂個人的法力,像傘一般的天穹,尚且能支撐住,所以又傳說女媧氏一定是補傘的聖手,因此,製造傘的業者,奉女媧視為守護神;另外,還有絲棉的紡織業者,也奉為職業神。

2019年3月10日 星期日

2019 03 10 無極鳳清宮 中壇元帥 日月潭文武廟 貼香條 下崙福德宮 參加福宴 雲林縣的下崙福安宮主祀丁府八千歲 雲林縣下崙福安宮丁府八千歲參加下崙福德宮福德正神福宴 順寮宮--菁埔夫人 參加下崙福德宮福德正神福宴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下崙福德宮 參加福宴












 下崙福德宮 參加福宴 

















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雲林縣崙福安宮丁府八千歲參加下崙福德宮福德正神福宴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順寮宮--菁埔夫人  參加下崙福德宮福德正神福宴